铝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花心男

发布时间:2019-04-16 17:57:02 阅读: 来源:铝丝网厂家

威哥和玲珑相识于一间沐足店,这样的场所相识正常人都不会觉得是真爱。威哥是客人,玲珑是沐足店的技师,很多人都觉得从事这种职业的都是不正经的女人,威哥也是这样子觉得的,所以对玲珑也是怀着玩玩的心态。

威哥25岁,玲珑31岁。人们常说年龄不是爱情的界限,玲珑也是这么相信的,而且坚持着这份执着。

威哥自从认识玲珑以后,就成为那沐足店的常客,久而久之她们就开始了交往。玲珑是为着结婚跟威哥谈着恋爱,一心都只向着威哥,就算有其他的追求者也一一拒绝了。

威哥是恋爱高手,加上有帅气的外表,泡妞的高手段,更是令人容易迷恋上,很快他们就同居了。对于玲珑来说,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未来也是美好的。

不知道是上天的眷顾,还是一个玩笑,玲珑不多久就怀孕了,为了更好的安胎,玲珑决定回娘家好好养身子。她高兴的期待着孩子的出生,等待着威哥的求婚,每天都活在自己幸福的幻想中,她相信孩子出生后就可以跟威哥结婚,组织家庭。

威哥知道玲珑怀孕后并没有表示什么,继续过着自己花天酒地的生活,很快就认识一个广西的女人,用着各种甜言蜜语,惊喜礼物,把这位有夫之妇迷得晕头转向。为了省钱还把她带到自己家发生关系。

其实威哥的朋友都知道这件事,但没有一个人告诉玲珑,就在玲珑怀孕后第七个月,终于发现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了,更何况威哥不仅仅是这一个女人。

玲珑用尽所有办法赶走这个女人。她拨通广西女人的电话:“你好,我是威哥的女友,请问怎么称呼你?”

“我叫阿丽,威哥说他是单身的哦”,阿丽说。

“单身,他当然说自己单身,不然你怎么会上钩呢?我现在帮他怀着孩子,还有2个月就出生了,你不相信我可以去见你。”玲珑说。

阿丽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说:“其实我是有老公的,但我老公对我一点都不好,威哥都知道的,他让我离婚,说离婚之后就可以跟我结婚,而且我们也见过家长了,还发生了关系。”

玲珑暴跳如雷:“贱人,真是贱人,别人的老婆他也敢碰,还想拆散你们的家庭,真是猪狗不如。”

阿丽自言自语:“他说真的喜欢我,只爱我一个,会照顾我一生的。”

“现在你知道我的存在了,孩子已经也存在了,你还相信他的话吗?还要坚持跟他在一起吗?你真的不要你的家庭和孩子了?”

阿丽听了玲珑的话,没吭声,只是呆呆的拿着电话。

“阿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会分辨是非,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玲珑挂上电话,忍声地哭了,她很伤心,很愤怒,为什么威哥可以这样,自己付出那么多,孩子都帮他怀上了,每一次的产检都是自己一个人去,他没有关心过。就算这么心痛,玲珑还是希望生下孩子可以令威哥改变。

威哥知道东窗事发后,就去求玲珑原谅他,跪着,哄着,又送巧克力,又送花。玲珑当然会原谅他啦,心早就不能自拔了。

两个月后,玲珑要生了,威哥很着急的等在产房外面,由于生产时间比较久,新生儿头拉得有点长,威哥一看,觉得很像怪物,而且还是生了个女孩。

坐完月子后,玲珑跟威哥就租了一房子在外面住,过起一家3口的生活,但是玲珑心里还是有一道刺,怎么也不愿意结婚登记,而且会时不时翻旧账。

玲珑把威哥看得很紧,每次都以女儿为借口问威哥拿生活费,但算一算,每个月玲珑都要倒贴好几千给威哥用。威哥好吃懒做,又喜欢跟那些有钱人做朋友,经常打麻将一输就是一个月的工资。玲珑是很不喜欢他这样,但每次都只要威哥一哄,就乖乖地拿钱出来了。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3年,威哥的一切似乎都掌控在玲珑的手上,其实不是的,威哥偷偷的把钱都藏在车上,不让玲珑找着。而且威哥与公司的一个单身妈妈偷偷好上了,还借着同事聚餐为由,经常两人出去约会。

再密的鸡蛋也能孵出小鸡,纸还是包不住火的,女人的直觉很敏锐,最后还是被玲珑发现了。这次不单只是对付那女人,还对威哥狠狠的一顿暴打,威哥一点都不还手,这次玲珑真的很气愤,打得威哥鼻血都流出来了。

无论玲珑多么的努力,好景还是不长,威哥还是为了别的女人提出分手。

“我们分手吧,女儿我也不要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找我了,尽快搬出去吧。”威哥背对着玲珑说。

“女儿也不要了?女儿你也有份的,你每月打算给多少赡养费呢?不要一句没有钱就可以算了。”玲珑狠狠的说,这次她没有流泪,因为她心里早就应该死了。

威哥却瞥来一句“钱就是没有了,命就有一条,爱就拿去。”

没有更多的对话,只有更久的沉默。

玲珑帮出去后,很快另一个女人就搬进来了。玲珑跟那女人交谈过,那女人还是不愿意离开威哥,她不相信玲珑说的一切。

玲珑找朋友大哭一场,还是很不甘心。朋友都苦口婆心的劝玲珑死心离开,但是她还偷偷的跟威哥去开房,最后被那女人捉到了,反而玲珑成第三者了。威哥就发了一条信息给玲珑“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就把玲珑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入黑名单了。

玲珑对威哥恨之入骨,发誓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他——威哥。

今晚威哥又跟一班朋友出去happy到凌晨才回家,一进门看到女儿蹦蹦着跑出来喊“爸爸,快来陪我玩“,正蹲下身想抱时,却等来个空。

威哥甩甩头,以为自己喝醉了,太想念女儿。进到房间,看到玲珑坐在床边,面向着里面在叠衣服,吓得往后一退:“你怎么会在这?”

玲珑颤抖着肩膀,好像在笑,眨眼间又不见了。威哥蒙了,怎么就消失了。威哥安慰自己是喝醉眼花了,躺在床上倒头大睡。

睡到半夜,威哥朦胧中听到洗衣机放水的声音,后来又听到洗衣机启动的声音,就决定起床看个究竟,什么声音又没有了,电也没接上。

“肯定是自己的幻觉,继续睡。”一睡就是第二天。威哥发现昨晚换下来的脏衣服已经洗好,晾在阳台上了,难道昨晚不是幻觉,是我自己开了洗衣机不记得了?带着一头的疑问去上班了。

晚上威哥带着新欢约会吃饭了,吃完饭就一起回了威哥的家,当然少不了翻云覆雨。威哥抱着新欢沉沉睡去,半夜醒来对身边人意犹未尽,却发现睡在旁边新欢有着玲珑的面孔,他蹦起来对玲珑一遍摇晃,问:“你怎么进来的,诗韵呢?你对她做了什么?”

威哥用力地掐着“玲珑”的脖子,诗韵拼命的挣扎着,挥舞着双手,突然她摸到床头边有一硬物,拿起来朝威哥头上一打,威哥慢慢松开手,倒下了。

诗韵马上起来,拨打了120,把威哥送进医院。

威哥在医院休养那段时间,越想越奇怪,怎么最近接二连三发生那些怪异的事情,诗韵之前曾近说过,我袭击她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喊着:玲珑,玲珑。

出院后,威哥找了个大师,让他帮忙看看房子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大师问:“你是否之前和一个30多岁的女人有个女儿?”

威哥很惊讶,“大师,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们就在你的房子里,是你抛弃了她们母女俩吧。”大师摇头叹息。

威哥跪下来求大师“救救我,我不想死。”

“不是没有办法,你带上鲜花祭品到她们坟前,请求原谅吧,她们都很爱你,你诚心去请求原谅,她们会放过你的。”大师说完就离开了,留下威哥呆呆地跪着。

威哥跑到玲珑的娘家一问,根本没有人知道她们母女俩的去向,更不用说去世了,只知道玲珑带着女儿去了威哥的家乡。

威哥想到了玲珑之前的出租屋,他还保留着钥匙, 一打开门,就看到玲珑安静地躺在床上,很奇怪的尸体竟然没有腐烂,但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女儿小七,把玲珑所有的朋友都找遍也没有小七的下落。

威哥马上打电话给大师求救,大师说一定要找回小七,并且要安葬好才可以,不然威哥就活不了尾七。

晚上威哥回到自己的家,从门口看到里面的灯是亮着的,他悄悄的打开家门,从门缝看到小七在看电视,玲珑在做饭,一时高兴竟然大叫小七,一下子所有都恢复原来的样子,屋子里没有人,灯没有开,威哥很失落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玲珑究竟把小七藏哪里了呢?威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在睡梦中,威哥看到小七,小七说:“爸爸,我好闷,来跟我玩好吗?”

威哥抱起小七点点头,小七坚持的到地上拉着威哥的手,一直走,一下子就回到玲珑的出租屋里,“爸爸,我天天在这里,妈妈又不陪我玩,还是爸爸好。”

威哥想问小七,妈妈把她藏哪里了,但是怎么也开不了口,只有边陪小七玩,边观察。

小七玩累了想睡觉,就消失在玲珑的床底了,他猛地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玲珑的出租屋里,他立刻翻床底下的东西,最里面的是一个大的行李箱,威哥迟迟没有拉出来,威哥相信小七就在行李箱里面。

威哥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了,后悔自己那么狠心,后悔自己这样对玲珑母女俩。

威哥选了个好地方安葬好母女俩,出家当和尚,天天打理她们的坟墓。

【新书火热精品】:

你敢玩吗:

《死神游戏》

午夜十二点:

《死亡直播》

恐怖的电梯:

《电梯诡事》

---- 作者寄语:故事出自真实事件稍微改编,希望大家喜欢。

中医治疗白癜风

儿童白癜风

北京专治白癜风医院

白癜风好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