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连体

发布时间:2019-04-16 08:17:44 阅读: 来源:铝丝网厂家

“妈妈,我回来了。小男孩欢乐的笑着:“哇,你买了大蛋糕啊。

“是啊,安安,今天是你的生日呀,过完这个生日你就十岁了。思齐微笑着对这个刚进家门的小男孩说。

思齐是一位医生,丈夫忙于事业,常常早出晚归,出差陪客户。儿子安安可爱懂事,小小年纪就会帮助思齐做很多家务,就在不久前,思齐突然发现自己又怀了孕,这让思齐非常高兴,她又要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了,考虑到胎儿的健康,她索性向医院请了长假在家安心修养。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因为,自己之前曾经对不起过一个孩子,所以,为了安安和这个腹中的小生命,她一定要保护好身体。

Happy birthday to you ,安安!思齐慈爱地为安安戴上生日帽。

“谢谢,妈妈。”安安可爱的微笑着。

思齐看着安安,在欣慰和高兴的同时,孩子的笑脸却让她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自己心里永远无法释怀的伤…“那个孩子,如果在的话…该有多好啊,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啊。。。。

想到这里,思齐眼角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回忆将她带回了十年之前。。。

“哇,哇,两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划破了黑夜的寂静。躺在病床上的思齐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对双胞胎男孩,肚皮竟然紧紧连在一起,这,不是就是罕见的连体婴儿吗?可是,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刚刚当上母亲的喜悦就在她看到孩子的一刹那变成了无尽的痛苦。

医生给孩子做了检查后,很严肃的告诉思齐夫妇:两个孩子的肝,脾,胃是共用的,建议立即手术,但只能保下一个,不然的话,两个婴儿都会有生命危险。医生的话让思齐顿感五雷轰顶,自己刚成为母亲,就要亲手决定孩子的生死…思齐呆呆地想了好久,才叹了一口气,对医生说:“哪一个活下的希望大一些就保哪一个吧!

医生又做了更为详细的检查,发现这对胎儿哥哥的生命体征弱于弟弟,于是建议思齐保弟弟,想了好久,思齐才悲伤地拿起笔,颤巍巍蒽地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久,两个孩子被推进了手术室…

弟弟,活了下来。思齐给他取名安安,哥哥,很遗憾地夭折了。思齐也给这个故去的孩子取了名字──平平。她心里有着对这个孩子无尽的亏欠和深深的自责。她在心里默默地说:“平平,你安息吧,如果有下辈子,妈妈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补偿你,希望你能保佑弟弟,让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长大吧。

思齐的眼睛越来越湿润,懂事的安安见了 连忙拿起手帕,为思齐擦眼泪,小声地说:“妈妈,你怎么哭了?安安并不知道自己的妈妈为什么哭,十年的时间,因为怕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思齐从来都没有告诉安安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也没有告诉他有个死去的孪生兄弟。她情愿安安永远都不知道他身上曾经发生的一切。

“没,没事,妈妈,只是高兴。思齐立刻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破涕为笑:“来,安安,吹蜡烛吧。。。

夜深了,思齐向往常一样 ,到安安的卧室去看看他睡着没有,她看着睡梦中的安安,慈祥的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却觉得非常烫手。不好,发烧了,毕竟是医生,光从儿子额头的温度上就断定他烧得不轻。这么晚了,丈夫出差不在家,怎么办哪!思齐顾不得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准备抱起安安去医院。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 ,随之天空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思齐吓了一跳,往窗外看去,只见卧室的窗台下,竟然站着一个小男孩。在闪电的照耀下,对着她冷冷的笑着。

思齐惊恐的看着这个深夜到来的不速之客:小男孩只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裤,通体雪白,像极了日本电影(咒怨)里的佐伯俊雄,而且他的五官,和躺在床上的安安居然一模一样。

“你,你是平平吗?思齐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默不作声 ,只是冷冷地看着思齐。

“平平!我,是你的妈妈呀!思齐突然失控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小男孩突然咆哮起来,苍白的面孔一下子变得扭曲可怖:“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你不爱我吗,为什么!

“不,平平,妈妈,妈妈永远都爱你。思齐哭得更加厉害。

“爱我?那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我死掉。小男孩大声吼叫道,他的声音在滚滚雷声的映衬下显得十分诡异。

“妈妈,妈妈是有苦衷的。

“不,我不要听,你生下了我,却不给我看看这个世界的权利,我恨,我恨啊,都是因为安安,他好好的活着,而我却只能做个无家可归的小鬼,不公平,我也要把他带走,平平恶狠狠地说着 冲到安安床前,紧紧扼住昏睡中安安的脖子。

“不要,思齐发了疯似的冲到平平身边,抓住平平的手:“他是你的亲弟弟啊,是和你一起从妈妈肚子里生下来的,兄弟连心啊,思齐哭喊着:“都是妈妈的错,妈妈的错,如果你真的恨,就把妈妈带走吧,但请你千万不要杀安安啊。。。。。

“妈…妈…平平的眼角也流下泪水,他慢慢地松开了掐住安安脖子的手,用茫然的眼神看着思齐,慢慢地说道:“妈妈,你说的对,我是安安的哥哥,我不能伤害我的弟弟,他和我曾经是一体的啊,如果他死了,你们当初所做的选择又有什么意义呢?

平平顿了顿,忽然又用很邪恶的口气说道:“我不伤害安安,但不代表我原谅了你们。我失去的,我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又是一声惊雷炸响了天空,思齐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思齐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安安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正香,思齐摸了摸安安的额头,发现他已经不烧了,屋子里只有他们母子二人。昨晚发生的一切,是梦?还是真实的?思齐脑海里又想起了平平说的那句话 ──失去的,我会加倍讨回来!

半年后,思齐在医院分娩,因为出现难产,医生只能剖腹,当医生的手术刀划开思齐的肚子,取出胎儿时,他几乎吓得跌倒在地:这是一个死胎,而且是一个畸形怪胎,长了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四只可怕的大眼睛正在冷冷地怒视着自己…

防护工作服

劳保服汽修服

t恤衫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