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和我阴间的男朋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5:41 阅读: 来源:铝丝网厂家

下课已经快四个小时了,我仍然呆呆的坐在电脑室里。

我用颤抖的手点起了第十九根烟,大口大口的吸着,又喝了两口红酒,“呸,真他妈的难喝,”,我差点吐出来,但我现在只想麻醉自己,劣酒可能更好。

我到底该怎么办?

“找男保姆么?这个怎么样?才从中专毕业,想打工赚点钱。”中介人口沫横飞的向我推销着。

男孩十八九的样子,正坦然的看着我,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了上来,“好吧,就是他了,月薪五百,吃住全免,只是做饭陪我聊天就行,哦,对还有要会洗衣服,当然内衣不用他洗,ok?”

我付了五十元中介费后就带着他走了。

我这人生活一塌糊涂,只能请个保姆了,其实请个女的就好,不过本姑娘偏偏要请男的,原因很简单,男的事少,好欺负!家里每月会按时汇来三千元生活费,将就点也够了。

我租的是套两室一厅,一人一间,倒也方便,男孩一回去就开始收拾,整理的挺干净,更妙的是饭菜做的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我那天作了个恶梦,梦见自己吃成了一只小肥猪,马上就要出栏被宰!

初始两天感觉男孩挺好,只是有时觉得他老在偷看我,也没太放心上,大概是本姑娘太漂亮吧,也对啊,美女总是吸引男人的眼球,正常生理反映。不过这男孩长得挺优质的,一双眼睛特有神。

这天我洗过澡后坐在客厅看电视新闻,感觉他又在看我,我突然想和他开个玩笑,猛的扭身,他却迅疾低下了头,但让我吃惊的是,在他低头的瞬间我竟在他眼中看到了一抹幽怨而又熟悉的光芒,我心里一颤,全身立时觉得发冷,象谁呢?

我敢肯定见过这种眼神,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男孩低声问,“骗骗,你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我呆呆的点头,暗骂自己的胡思乱想,这怎么可能 !

“骗骗,怎么没见过你男朋友呢?”男孩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我顺手接过了杯子,有些神思不署,“恩,他正忙着呢!”

“你就谈过这一次恋爱么?

“恩,以前还有一个,不过……”我猛然惊醒,扭身看他,“怎么问这个?”

他把目光转向了别处,声音显得很遥远,“我想真正爱一个人是很不容易的。”

很快,刚喝下的水被我喷了一地!我哑然失笑了“老大,有没有搞错?保姆先生您是不是失恋了?”

男孩定定看着我,坚决的,“不,总有一天,你会体会到的。”

巨大的冲击使我惊涑的说不出话了,我终于读懂了他的眼神,那是我前男友的眼睛啊,我自从他去美国后,已经和他分手快半年了,但男孩比他小着好几岁,长的也不一样。

他的眼中仿佛在滴血,“我还一直在想着你,你呢?还记得我么?”

他语中的深情任是疯子也能听的出,但我却真的快疯了,我大叫一声后神志慢慢陷入了虚无中,只是迷茫的听到了他的叹息声,“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说过要回国找你,我愿意守侯你一生,他会有我爱你么?”

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清晨刺眼的阳光将我惊醒了,我从床上猛然坐起,只见男孩笑吟吟的看着我,我记起了昨晚,面孔不由变的惨白。

男孩很奇怪,“骗骗,你该吃饭了,怎么了?昨晚睡的不好么”

我脑子一时糊涂了,是梦么?

梦会如此清晰而深刻么?

那哀怨的话语,那滴血的双眼,我……

我的思绪回到了教室中,我现在已经知道他死了,死了五天了,从男孩偷看我时起,已经五天了。

他是病死的,死在了美国,据说临死前还叫着我的英文名字。

>>

我知道他是回来找我了

我又喝了口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错了,亲爱的,我该怎么办?

我慢慢走向了五楼的窗口,远处一片的漆黑,恍惚中,我看见他对我微笑了。

“我爱你!来和我团聚吧!”

“好,我愿意。”我喃喃着向他身边步去。

一只手拉住了我,是好友莹。

她急急的大喊“死丫头,你爬上窗台做什么?到底怎么了?”

恍然回头,满眼的苍白无力,我在做什么?窗外一片寂静,没有了他的微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