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1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19:32 阅读: 来源:铝丝网厂家

第十一章 无心

“喏,这个五子棋简单易学吧?”夜心在赢了芳菲20遍以后笑眯眯地说。

“不行,我们再来一次。”芳菲美丽的脸上是不甘心的表情。

“下次吧。慕容说最近几天晚上,飞渡山有七彩光芒闪动,似乎有奇宝即将出世。我们去看看吧。”夜心对于古代世界的梦想当然包括寻找一些宝剑啦、万年灵芝啦。只可惜到现在她看到的最宝贵的不过是一颗可以当灯泡用的东海大夜明珠。慕容送的这夜明珠被夜心拿来当灯笼吸引萤火虫,算是物尽其用。

芳菲微微一笑,“再过三天就是七月十四,在最阴的时刻,什么样的异宝会出世呢?”她的微笑有着诡异的味道。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微笑。

“芳菲大姐,你现在的pose真的很像反派女主角哦。”夜心贪婪地喝了一口雨前龙井。

“……夜心,你说话,想事情,做事情,都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芳菲皱着眉毛,“说我能明白的话。”

夜心顿了顿。这就是吸血鬼的敏锐感觉么?全中!

“巫女有穿越时空的法术吗?”夜心笑着问。

芳菲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她看着夜心,回答,“有。如果巫女在七月十四,利用‘夜心之链’吸收庞大的阴性能量,就能够发动穿越时空的法术。”

夜心手中的茶杯滑落在地上。她愣愣地看着芳菲。可以,可以回家了吗?

温和中带着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怎么连茶杯都拿不稳?”

夜心恍惚地抬起头看着慕容。自己可以回21世纪的家了?

慕容突然觉得夜心的心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比天涯海角还要远。

“夜心,淝水之战,谢家军胜了。”慕容带来的消息并没有让夜心惊讶。历史的进程是不会改变的。

慕容深深地看着夜心,继续说道,“谢安醒了,他证实你不是妖女,你可以回建康了。”

空气中是夏季的热烈气息。夜心却觉得空气有些冷。

“我回建康干什么?回去做神医,还是看着某人和夫人卿卿我我,然后嫉妒地咬手指头?”夜心叹气,“说不定我一不小心就下毒把谢府的人全部送上西天。”

“那你留下来吧。”慕容淡淡地微笑,背在背后的手握紧了扇子。

夜心呆了呆,“总还是要离开的。我要回自己的家。”

“……”慕容看着远处茂盛的牡丹,“这样啊。”

七月十一。

未来连锁茶楼。

一个黑衣人鬼魅一般闪进了茶楼的一个房间。

黑暗中,他的眸子是银色的。

房间里有一个女人背对着他坐着。那身影居然有着猛兽一般锐利的气势。

“巫女殿下,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您得回‘夜心之链’以及另外一半巫女力量的时机就要到来了。”黑衣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那女人发出悦耳的笑声,“那也不枉费我那么辛苦地将夜心带回这个时代。没有我的帮助,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穿越时空。不过,这也让我的力量损失了不少啊。”

“巫女殿下,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中。”黑衣人恭敬地说。

“那个在湖水中袭击夜心的人到底来自哪一方?”巫女问。

“他们是为谢安服务的秘人。据说来自某个古老的流派。”黑衣人将情报一一汇报。

“蚊子有时候也会惹人心烦。”女人懒洋洋地下命令,“今晚就将城内的这几只蚊子全部捏死。”

与此同时,夜心走进了这家茶楼。

茶楼伙计笑容可掬地招呼夜心,“碧海公子,真是稀客啊。”呜,碧海公子还是那么俊美潇洒,真是太原城的超级巨星啊。

夜心挥舞着扇子,露出潇洒的微笑,心中哀怨不已。为什么男装的自己比女装的自己更加受人欢迎。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大哭一场。

“我预约了人的。流云阁。”夜心露出雪白的牙齿。嗯,未来连锁茶楼看起来生意不错啊。身为幕后老板的自己,心里也觉得很愉快。想当年,自己的人生理想不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

悠扬的琴声隐约传来。夜心眼睛一亮,顺着琴声进了流云阁。

芳菲正在窗前弹琴,听到门开的声音,她侧过头来,微微一笑。窗外的桃花刚好都谢了。

“夜心,我约你来是教你怎么找到回家的路。”芳菲的微笑甜蜜而亲切。

风呜咽着刮过夜晚的街道。

打更的更夫只觉得今夜分外寒冷。他的头顶处,黑衣人凌空飞过。

窗外出来奇怪的咀嚼声。冰凉的感觉从地面顺着墙壁一直往上升。

睡在榻上的年轻男子警觉地睁开眼睛。

无数的蝙蝠趴在窗户上,细小的红色眼珠在暗夜里微微发光。

烟雾在窗前凝聚,变幻为黑衣人。

他狞笑着看着冷静的年轻男子,“你应该知道我深夜来这里的目的吧?”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说不定你暗恋我。”他才说完就愣住了,这样的说话的语气和方式是谁用的呢?好像有一个人在什么时候,这样笑着说着类似的话?

黑衣人气得脸都快变形了,他像是一只巨大的吸血蝙蝠一般凌空扑击年轻男子。

白色的刀光闪过,那黑衣人坠落在地上,心脏处逐渐裂开。

“你的刀?”黑衣人嘶哑的声音里有着恐惧,他用最后的力量对巫女大人发出了讯号。

“我的刀是一把除妖刀。”年轻男子轻笑,“它和我的名字一样,叫做无心。”月光下,他苍白的脸有着明显的刀疤。他的眼里藏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茫然。

谈话之间,黑衣人变成了灰烬,最后消失在无心打开门带来的风中。

慢慢走出屋子,无心走在寂静而寒冷的街道上。他看了看残缺的月亮,心中好像也缺了一块。

跃上凉亭顶,无心慢慢地掏出笛子吹了起来。那声音传出老远,再慢慢消散在夜色之中。街的转角处,一只黑猫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无法入睡的夜心此刻也梦游一样穿梭在古老的街道上。

自己真的可以回到现代的时候,居然对这个没有马桶和电影的世界产生了无法解释的留恋。夜心的内心有两个声音在不断地吵架。她郁闷地踹了街边的柱子一脚,却听到了充满思念味道的笛声。

月光下,凉亭上,苍白的刀疤男子。

夜心看到的就是这样诡异的画面。她瞪大了眼睛:性格酷男?!

无心放下笛子,看着夜心。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她真的是巫女教的人吗?为什么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邪气,反而让无心觉得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要流口水的样子。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这位公子你的嗜好是吹笛子?”夜心打量了一下自己完美的男装,抽出扇子拼命摇了两下。

无心发现自己的嘴角有上弯的趋势,拼命地板着脸从亭子顶上跳了下来。

“喂,陌生人,你也和我一样睡不着吗?”夜心的脸皮厚起来真的可以抵挡飞箭。

“你为什么睡不着?”无心问。

“我?我过几天要出远门,再也不回来了,心里觉得怪怪的。”夜心郁闷地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很冷漠的刀疤男给自己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无心一愣,“再也不回来?”为什么自己的心中有着奇怪的感觉。再也见不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令自己觉得闷。

夜心无聊地玩着扇子,“永远的意思。”

无心轻声问,“你在这里没有让你留恋的吗?”

夜心喃喃地重复,“留恋的啊?”谢挺之将匕首刺进他自己心脏的眼神,那些关于天涯海角的无法实现的约定,还有……还有湖水中,挡在自己身前的慕容。

无心望着天边的残月,“我才是那个真正没有留恋的人。”他的神情居然让夜心想起了记忆深处的人。可是,他和他明明是两个人。

“我们去喝酒吧。我听说喝酒能够让人忘记忧愁。”夜心突然说。她拉着无心走进了一个小小的酒馆。无心没有推开夜心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这个喜欢女扮男装的女孩开始,就很想靠近她。

小小的酒馆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老头在墙角的小桌子上打着瞌睡。

两个人拿着酒杯,一边想一边喝。乳白的月光荡漾着环绕在屋子的每一个人身上。

夜心用筷子敲着酒杯,眼睛分外明亮,“我来讲一个脑筋急转弯,你猜猜。猜不出就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不愿意回答就喝一杯酒。”

无心笑了。

夜心放了一杯酒在无心的面前,“从前,有一只饿猫从一只胖老鼠身旁走过,为什么那只饥饿的老猫竟无动于衷继续走它的路,连看都没看这只老鼠?”

无心默默地看着酒杯。夜心那轻松的微笑是这么的耀眼,连自己的心也跟着雀跃了起来。可是自己不是没有心的人吗?

“我问问题喽。”夜心狡猾地笑了起来,“无心,你最喜欢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无心被这简单的问题问住了,好半天,他才回答,“我不知道。”他的眼睛里又出现那种茫然的神色。就好象迷路了很久的人一样。

夜心又开始敲着她的酒杯,“还有一个问题,我这个人虽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看起来也是平平常常一个人,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我却可以连续数小时不眨眼睛,我是怎么做到的呢?”

无心看着夜心那微醺的眼睛。明亮的眼波让他的心底有一种很温暖的陌生感觉。时间似乎变得很慢。无心甚至希望那一刹那就这样停止。他的手在桌下握紧。

“……我,不知道。”无心声音里有着他没有察觉的温柔。

“那么我问你,你最爱的人是谁?”夜心缓缓地问。无心,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脸,不管你的眼神为什么这么陌生。但是,当我们彼此对视,你毫无防备的时刻,我看到的是那么那么熟悉的灵魂。

无心露出一个近似哀伤的表情,他没有回答夜心,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那炽热的液体从喉咙滚落,只剩下一片虚无。在那深深的密室中,自己醒来的时候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愿的。大人说,自己为了实现一个愿望,所以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亲人、记忆、身份、外貌,作为代价。自己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最悲惨的是,自己忘记了自己想实现的是什么样的愿望。

夜心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眼泪,“我告诉你答案哦。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

夜心抬头看着无心,努力地微笑,“因为我一直闭着眼睛的话,当然不会眨眼睛。”

无心笑了,那嘴角弯起的弧度,那熟悉的眼神,和夜心心中的人一模一样。

夜心看着外面的月亮,“无心,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你会不会有点开心的感觉?”

无心看着夜心,“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心里突然觉得不那么闷了。

夜心缓缓地说,“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虽然你的样子不是他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你就是他。”她有些紧张地看着无心。无心会信自己吗?

无心面无表情地放下酒杯,“他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吗?”为什么知道有一个人是眼前女孩的至爱,自己的心会有被撕裂的感觉。

夜心呆呆地看着酒杯,“他是我舍弃我的家乡的惟一理由。”

无心的眼睛里又升起茫然的神色,“可惜,我不是他,也没有办法成为他的替身。我是秘人。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调查芳菲以及你的真正身份。”和睦的剧情该终结了。让冷酷的真相出现吧。

“芳菲和我?”夜心张口结舌地看着无心。难道无心不是谢挺之?可是,可是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错的。

“你的身份到现在我都不太清楚,而芳菲——真正的芳菲早就死了。死在10多年前,巫女宫一场奇异的大火中。那么,现在的芳菲到底是谁呢?”无心的眼睛里有着狩猎的光芒。他转身出刀,刀光将小酒馆门旁一棵茂密的梧桐树拦腰截断。

残月之下,一个女人凌空漂浮着。银铃一般的笑声充满了恐怖的意味。

夜心无法置信地抬起头来。芳菲!

“夜心——”芳菲看着夜心,眼神冷得像结冰的河流,“本来我打算让你到死都被蒙在鼓里。可是,你为什么要半夜出来散步呢?你和姐姐一样,都喜欢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安静地接受你们的命运呢?”

“你是谁?”夜心缓缓地问。夜心知道,自己衣袖下的夜心之链正在变热。

“我是***妈的妹妹,现任的巫女。为了拥有无穷的力量和权利,我不惜远渡重洋,寻找西方的魔神,获得长生不老的机会。”芳菲轻笑。这天地之间的力量似乎都集中在了她的身躯中,让夜心有沉重的压迫感。

“我以为你是爱着我妈妈的。”夜心叹气,“你看到我妈妈的照片的时候,我知道你真的很想念她。”

“我只是想她一直在我身边,可是,她却说她要去时间的彼岸寻找她命中注定的爱人。”芳菲那美丽的脸因为回忆而扭曲。姐姐,你就这样无情地抛弃了族人以及你的妹妹,你为了你的幸福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对我来说,你才是我惟一的幸福。所以当我看到和你神似的小夜心,才忍不住装做一个无害的芳菲,做了一个短暂的美梦。

“你今晚撕破了脸,打算把我怎么样?”夜心握紧了袖中的匕首。

“杀你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我要的是你的‘夜心之链’,还有你全身血液里蕴涵的灵力,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等到现在?”芳菲的手轻轻一挥,那剩下的半截树干就连根拔起,飞落到十丈之外。

无心挡在夜心的身前,平静地说,“你快走。”

夜心淡淡地笑了,“我才不要再一次这样从你身边离开。你走吧,她不会杀了我的。”

芳菲露出了邪魅的笑,“你们都别想走哦。夜心,要你乖乖听话,我突然有了一个好办法。”她伸出白嫩晶莹的手指,指着无心,“如果你不乖的话,我就要他的命。”

夜心之链因为夜心的心情爆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夜心的瞳孔居然有着红色的幻影,“绝对不行。”绝不能再让无心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残月下。三个人对峙着。

[待续]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