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丝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丝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编织了双鸭山勘发煤矿的权属怪圈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08:28 阅读: 来源:铝丝网厂家

谁编织了双鸭山勘发煤矿的权属"怪圈"

这是一起发生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的简单明了的煤矿租赁纠纷,一审、二审法院均判决租赁合同继续有效。然而,在执行时法院却又以“矿井出售无法继续执行”为由裁定终结执行。今年10月,黑龙江省高院要求双鸭山市中院查明是非。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省高院的督办似乎石沉大海。

2000年12月19日,黑龙江省煤田地质110勘探队将处在亏损中的所属勘发煤矿,租赁给本单位职工陈宝林、王苏、王景山、陈志良等4人,并确定陈宝林为主承包人。双方签订了《职工租赁矿井经营合同》,约定承租期限为3年,至2003年12月18日止。在承租期间,2002年12月18日,双鸭山市勘发煤矿向陈宝林等人发出通知,要求代为偿还2000年12月18日之前所列的单位债务,偿还期限为3年,即从2003年1月1日起至2005年12月31日止。约定头两年,每年从应上交的租赁费中抵扣3万元,剩余部分第3年抵扣。

这就是说,“通知”实际是作为补充合同将承包期限延至2005年底。收到该通知后,陈宝林等人代替勘发煤矿已偿还了35515.68元的债务。

然而,2003年12月28日,110勘探队有关负责人突然勒令勘发煤矿停工生产,强行让煤井工人升井,并对井长说:“这个井口不租给陈宝林了,已经卖给尖山区煤管局副局长某某某了,你不要管了,赶快撤走。”

2004年2月20日,尖山区煤管局副局长付崇伦带领执法人员来到勘发煤矿,要求停止生产。而令人不解的是,在其下发的《制止违反煤炭法规行为通知书》上,停产的主要原因竟然是“所有权问题没有解决”。陈宝林认为,这已超出煤炭管理部门的职责范围。

同年3月2日,陈宝林等人诉至法院,要求继续履行煤矿承包合同。3月29日,尖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双鸭山市勘发煤矿于2002年12月18日下发的通知具有要约的性质,内容具体明确,尤其是对偿还期限的约定已明确载明为3年。原告陈宝林等人已对要约作出同意履行的表示,且已实际履行,故合同的履行期限应认定为至2005年12月31日止。法院判定被告双鸭山市勘发煤矿依法继续履行合同。判决明确,“从本判决生效后,原告开始生产之日起两年”。

勘发煤矿提出上诉。2004年7月12日,双鸭山市中院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同年9月23日双鸭山中院将该案交由宝山区人民法院执行。

宝山区法院在召开3次听证会后,于10月25日下达了民事裁定书,认为“其矿井部分财产转移给张玉峰占有,因被执行标的物的部分财产发生转移占有,而该转移占有的部分财产的裁处不能在本院执行程序中确认,该案无法继续执行。”

原来,在终审判决下来的两个月左右,即2004年9月9日,110勘探队将勘发煤矿以32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自然人张玉峰。但奇怪的是,执行此案的法官没有见过此人,法院甚至也没存有这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每次听证会都是由张玉峰的委托代理人尖山区煤管局副局长付崇伦代为出席。

宝山区法院的一纸“裁定”,不仅将两审法院的判决给“消解”了,使陈宝林继续租赁煤矿成为一张“画饼”,而且将勘发煤矿这一租赁纠纷导入产权归属之争。

黑龙江朗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岘认为,买卖关系并不影响租赁关系的继续履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57条也明确规定,生效法律文书确定被执行人交付特定标的物的,应当执行原物。原物被隐匿或非法转移的,法院有权责令其交出。周律师说,宝山区法院终结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是缺乏法律依据的。

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宝林愤愤不平地说:“明摆着的,110勘探队把勘发煤矿卖给了‘有权有势’的人!”他说,“张玉峰自始至终就没有出现过,所有事情都是付崇伦出面一手操办的。”

宝山区法院副院长王占林也向记者证实,办案人员没有见过张玉峰本人,法院也没有张玉峰的身份备案,每次听证会都是由张玉峰的委托代理人付崇伦代为出席。

“一个主管煤炭工业的副局长,竟然代表所管辖煤矿的‘矿主’参加法庭调查,代为出面购买煤矿,这正常吗?一个明明没有法律依据的裁定,竟然使两级法院的判决成了‘零’,这正常吗?!”陈宝林说。

但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勘发煤矿的设计能力为年产2万吨,按照现在的煤炭行情,保守估计每年的纯利润至少在百万元以上。

浴室美女图片

丝袜脚

大胸mm

相关阅读